二手车电商裁员降薪,它们的寒冬在疫情之前已经开始

2020-05-08 18:03   138次浏览

编者按:本文来自36氪「未来汽车日报」(微信公众号ID:auto-time),作者:焦曼婷。

作者 | 焦曼婷

编辑 | 许阳

车市的冷霜期碰上疫情,二手车电商纷纷遭受挫伤。

3月1日,优信致信部分员工称,由于公司经营遇到困难,员工需从3月1日起停工待岗。而停工待岗期间,优信将按照各地政策支付生活保障,并负担员工基本社保和住房公积金,从而保障员工的基本生活。待公司经营状况好转,其将会安排员工的归队事宜。

之前一天,优信已经发文,调整部分员工薪资:一般员工的降幅在20%~30%,高管降薪幅度高于40%。该规定持续3个月,暂实行至今年5月31日。优信回应称,此举是为应对疫情冲击、渡过难关,已取得绝大多数员工的支持和理解,将本着为员工负责的态度,坚持不裁员。

1.png

受影响的不仅是优信。2月28日,有网友在微博爆料称,瓜子二手车对全员采取了不同程度的短期降薪,“总部员工降薪30%-50%。”此前,大搜车CEO姚军红也承认,将开始“人员优化”,比例在13%-14%。

新冠肺炎疫情自然是降薪和裁员,但实际上,它只是改变了下行的斜率,疫情之前,二手车电商已经步履蹒跚。

优信曾被誉为“二手车电商股”。2018年6月上市时,发行价为每股9美元,总市值27.61亿美元,但截至2月28日收盘,优信股价为1.67美元/股,不到两年,股价已跌落8成,市值蒸发逾20亿美元。

瓜子二手车母公司车好多集团在今年1月宣布2019年Q4实现总体盈利,但其实早在去年九月,车好多已经开始人员优化,减缓扩张速度。

疫情当前,活下去当然是位,但这并不是二手车电商要逾越的的寒冬。

线上二手车商的线下痼疾

“停工待岗的员工大约有1200多人,我们歇到5月1日才开工。现在线下车商也收不来车,没有车源是造成目前状况的很大一部分原因,希望能快点好转吧。”优信集团员工李维告诉未来汽车日报。

二手车电商只是把交易环节搬到线上,但依然高度依赖线下车商和客流。

优信主要业务有两方面:一方面是针对B2C的优信二手车业务“全国购”,另一方面则是B2B的二手车在线交易平台“优信拍”。

李维介绍,“2B的优信拍业务在线下环节就是,优信的员工通过线上分的工单和客户,在线下去联系客户,并看车、评估、收车,涉及收付款、过户、物流等环节,客户主要为面向汽车生产厂商的经销商等。”而据燃财经去年9月报道,全国购业务C端销售一大半来自加盟优信的小车商。

车商在为优信集团供车环节上的作用不言而喻。然而,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却为车商们按下“暂停键”,绝大部分车商未能正常复工。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,截至3月2日,二手车经销商综合复工率为36.6%,尚未过半。

2.jpg

图片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中国汽车流通协会”

在另一方面,受疫情影响,买家即使有购车意愿,也不愿意出门看车。而在此之前,为吸引线下流量,优信集团董事长兼CEO戴琨曾表示,将引领汽车电商进入新零售时代,预计到2020年构建2000家线下门店和100城对200城的物流线路,启动“全国直购”。这意味着,在业务停摆时,优信集团还面临着巨大的租金压力。

优信曾表示寄希望于在线购车模式。优信介绍,其拥有VR全景看车、视频看车等多种在线看车方式,消费者足不出户便能了解车辆的详细信息。而在交付环节,优信会对车辆进行全面消毒,用“无接触购车”的方式保障客户安全。

不过,优信相关负责人在接受《北京商报》采访时称,“受疫情影响,很多消费者的购车需求受到限制,我们线上整体流量受到影响。”此外,在线下环节,“二手车购买流程较长,需要人与人当面接触的环节较多。受到物流运输、手续证照办理等原因影响,优信全国购业务的成交量受到较大影响。”

造血能力不佳的优信,眼下只能通过降薪、部分停岗来“缩衣节食”。

3月2日,优信二手车表示,行业整体目前仍处于低位运行状态,公司预计Q1甚至Q2业务会因此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,恢复至正常水平尚需时间。

“本身未形成成熟的商业模式”

被誉为“二手车电商股”的优信,经营本就难言乐观。

招股书显示,2016年~2018年,优信分别实现营业收入为8.25亿元、19.51和33.15亿元,后两年同比分别增长136.7%、69.9%。

然而,在高营收下,优信陷入亏损泥潭。2016年~2018年,优信净亏损分别为13.93亿元、27.48亿元、15.38亿元,即三年亏损逾56.76亿元。而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,优信净亏损达2.672亿元,在2019年前9个月,优信亏损达10.13亿元。

为何卖得越多,亏损越高?

汽车业内人士王亮告诉未来汽车日报:“二手车电商仍未形成成熟的商业模式,仍需要依靠烧钱占领市场。成交单多,但客单价低、利润率低、门槛低、跨区域物流都是问题。有些二手车电商平台甚至只能重新通过赚差价盈利。与此同时,车源分散,有资源的车商并不愿意被平台束缚。”

“爱分析”分析师刘馥亮曾在报告中称,2018年优信在B2B方面的收入为6.07亿元,占比总收入18.3%,单车收入约为1900元,扣除运营成本大约为500元。而2C方面,优信收入6.45亿元,占总收入比为19%,单车收入为3526元,但获客成本却高达8059元。

也就是说,为了不在竞争中掉队,优信在二手车电商的“营销大战”持续发力。其在2016年至2018年分别投入营销费用7.93亿元、22.01亿元及26.8亿元,分别占当年营业总收入的96.24%、112.80%、81.04%,这三年的累计支出56.74亿,与亏损总额“旗鼓相当”。

3.jpg

2018年3月,优信签下莱昂纳多作为代言人 图片来源:微信公众号 “优信二手车官微”

缺钱的优信曾采用公开募资的方式续命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在优信上市时募集的4亿美元中,除了面对公众发行的2.25亿美金外,还同时发行了1.75亿美元可转债,发行对象为CITIC(中信银行)和ICBC(工行在港机构)。

这笔可转债在2019年6月27日到期,如若优信股价达不到9.72-9.855美元(与CITIC约定目标价为发行价9美元的108%,与ICBC约定目标价为发行价的109.5%),1.75亿美元可转债将成为债务。而截至当日收盘,优信股价为2.09美元/股。

这无疑是一笔雪上加霜的交易。截至2019年6月30日,优信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总额为1.139亿美元。

为回流资金,优信先后出售金融业务、事故车拍卖业务,而“弃车保帅”。这两项业务共为优信回血了10亿现金。2019年三季报显示,优信流动资产为62.44亿元。

在此过程中,优信被曝出裁员问题。2019年9月,据燃财经报道,去年6月,在优信的企业微信群中,“每天几百几百人的少”。而由于管理层分歧严重,优信涌现“高管离职潮”。2月28日,继优信CMO王鑫、COO彭惟廉、CSO井文兵、金融部总经理于景渊离职后,优信CTO邱慧也发内部信宣布离开优信集团。这已是自去年以来优信第五位离职的高管。

二手车电商的通病

寒冬覆压着所有人。

2月10日,大搜车集团也被曝裁员70%。不过随后大搜车创始人兼CEO姚军红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公司确实进行了人员优化,约在13%-14%,也给了N+1补偿。姚军红还称,公司裁员是在疫情之下的一次业务规划调整。

2月28日,瓜子二手车母公司车好多集团发内部信称,决定对集团岗位施行阶段性薪酬和假期调整方案,调整暂定涉及2020年2月、3月两个月的薪酬,集团VP层:M6及以上全序列降薪50%;集团总监层:P9M4、P10M5全序列降薪40%集团岗位:P序列、M序列降薪30%,补偿假期13天。

瓜子车源采集师文远告诉未来汽车日报,去年12月3日开始,瓜子取消采集评估师岗位,转为检测岗,该岗位员工均接受培训并考试后,才能上岗。

车好多集团CEO杨浩涌此前表示,在寒冬背景下,人员优化是降本增效的行为,二手车平台一方面要保证质量的提升,另一方面要保持数据的增长,人员优化是一个必然选择。“企业终究是要盈利的,作为头部企业,更需要在冬天要多储备点粮食。”杨浩涌说。

在车市寒冬和疫情的影响下,本就资金紧张的二手车电商们,将何去何从?

文中王亮、文远、李维均为化名。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自媒体,不代表安防城的观点和立场
精彩推荐
企业店铺